在线配资网,提供股票配资服务,你身边的配资专家

    关键词不能为空
×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 股票配资 > 严管配资再追踪: 证监会重罚券商参与场外配资 “个人账户配资”监管盲点待解

严管配资再追踪: 证监会重罚券商参与场外配资 “个人账户配资”监管盲点待解

股票配资
“这两家券商营业部的负责人也算是顶风作案,最近在这一块监管收的非常紧,因此重罚也可以理解。这也是对其他券商和营业部做出了警示。”3月19日

“这两家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也算是顶风作案,最近在这一块监管收的十分紧,因此重罚也可以解释。这只是对任何券商和营业部做出了警示。”3月19日,苏南地区一家大型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交流时指出。

一场“春季躁动”行情让投资者的心态很快复苏,这其中也以及配资客。

实际上,在2015年配资严查之后,一段时间内伴随着A股走熊,配资生意一时间销声匿迹,但线上配资覆灭,传统配资生意的掮客却依然在江湖游走。

随着这一次短期行情启动,配资尤其是场外配资春风吹又生。

2015年杠杆牛市迅速掉头,股市踩踏的境况对以后金融管理思维又产生了很大阻碍,因此这一轮“春季躁动”行情快速推进之时,监管层对配资异常警惕。

先是2月底,证监会层面发声能密切关注场外配资抬头的态势,随后在近两周证券业协会、地方证监局连续召集券商进行座谈会,要求明确禁止参加场外配资活动。

本周两则券商营业部负责人的罚单则继续向行业证明监管层此次针对场外配资的态度即严查重罚。

监管层连续召开打击场外配资座谈会的余威刚过去不久,处罚的大棒随即落下。

根据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知道,3月18日浙江证监局和内蒙古证监局相继推出公告,宣布重罚券商相关违法涉及场外配资业务的人员。

浙江证监局处罚的是首创证券杭州文二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金某。根据浙江局的调查,金某违规为任何证券公司客户与对方之间的注资或者借入股票账户提供中介或其它便利,并在证监局核查上述事宜过程中向证监局提供伪造信息、隐瞒相关重大事宜。

内蒙古证监局则发现西部证券包头钢铁大街证券营业部负责人刘某不制定证监会关于账户实名制的管控要求,组织账户出借及配资活动,并为双方提供担保,扰乱证券市场秩序。

对于此类两位营业部负责人,地方证监局又作出了重罚。

其中浙江证监局认定金某为不合理人选,2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分支机构负责人等职位以及实际履行上述职务,同时解除杭州文二路证券营业部负责人一职。内蒙古证监局则做出免除刘强分支机构负责人的决定。

事实上,就在地方局举办的座谈会上,监管层都严格了证券以及从业人员禁止开展非法场外配资活动。

要高度强化非法场外配资可能产生的行业风险,采取合理手段检测、监控疑似配资交易账户,禁止以其他方式与违规场外配资机构或个人合作建立销售,不得为非法场外配资提供其他便利。

可以发现,上述两位被罚的营业部负责人正是无视了监管层的明晰要求,顶风作案,继续为场外配资提供账户等业务便利。

尽管两名券商营业部负责人被监管层重罚,但按照近两日的调查清楚,目前投资者情绪还浓,场外配资仍在江湖中游走,其中一些券商营业部仍旧在为配资公司提供跟出借账户。

“我们的平台是跟券商合作的,走的券商通道。”19日,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在访谈时,一名配资公司的业务经理透露。

这也不难理解似乎地方局在彼时重罚两家证券营业部的负责人,尽管场外配资难查,但需要能得到足够的监管威慑力。

不过相较之前,该名配资业务总监在接到记者短信咨询时尚未特别警觉,3月18日刚一接通电话就告知地域职业,问是谁介绍的。

即便这种,该配资经理对记者声称管理趋严其销售并没有明显阻碍。

该专家证实:“建议趁这次这些好的行情来作配资,要是行情不好,你都没有很好的技术,风险都会很好。具体来说,打了保证金后,我们公司会让你开一个股票账户,提供密码和资金。比如你打10万保证金,我们公司给你提供40万股票场外配资还能做吗,账户上一共有50万。配资一般也经常设定平仓预警线,我们这里平仓线是(本金的)60%,预警线是70%。到了线可以选择补仓。然后也有单票比例的限制。我们公司一般单账户买一只股票的比例限制,主板是70%,创业板30%,ST不能买。”

事实上股票场外配资还能做吗,在2015年股市波动之后,配资市场在管理层高压执法之下迅速萎缩,那么配资又是怎样重新活跃起来,为何配资如此能够轻易覆灭?

此前,一位证监会稽查执法人士对记者证实:“民间配资包括场外配资屡禁不止因为它们是利用个人账户之间的民间贷款完成的,这种配资形式仍然效率低,但很难查得到,查得全。”

19日,北京还有一家配资中介人士对记者证实,2015年严查之后,场外配资便早已转向“个人账户配资”的方式。

据该专家解释,这类方法即配资客户将保证金打入配资公司方面账户,然后配资公司将一个已设立并划划入相关费用的银行帐户出交给用户使用,客户以此账户进行交易,配资公司则将在租期届满后将款项退回股票配资,并同用户收款相关盈亏浮动。

该模式中,配资公司所借入股票账户的第三方银行存管账户并不会交给用户,同时该员工也并不具有设置证券款项密码的权限。这意味着,用于配资的银行账户在存续时期,将被配资公司和投资者同时掌握。

其实,梳理近两年证监会查处的行业操纵案也可以看到,在多起案例中产生了配资中介的身影。而现在这类配资中介在“春季行情”的焦灼下都未能转向普通的投资者,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此次证监会处罚券商营业部的类比也会解释,即是想打通券商和这类中介的联系,券商在这其中的主要贡献就是账户,如果明确控制券商这一端,一定程度上也是可以对场外配资起至必须的控制意义。但由于是个人账户,因此管理层在检查之时也能够辨别究竟能否是配资账户。”前述苏南地区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本文来自于21经济网)

相关阅读

与本文更多相关文章

关键词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