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配资网,提供股票配资服务,你身边的配资专家

    关键词不能为空
×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 股票配资 > 31人被判刑,操纵市场大案判决!400多个账户操纵8只股票,还加5倍杠杆!

31人被判刑,操纵市场大案判决!400多个账户操纵8只股票,还加5倍杠杆!

股票配资
据悉,此次案件是全国首例以持仓量交易量标准立案追诉的操纵证券市场案,配资中介首次因明知操纵仍提供配资行为被刑事追责。而在此案中,配资公司相关人员明知操纵市场,仍提供配资行为,且进行跟随操作,也被一同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进行追诉。

开年之初震惊市场的重大操纵市场纠纷,如今案情细节及裁判结果未浮出水面。

1月3日,证监会例行发布会上公布称,证监会会同公安机关查获一起重大操纵市场纠纷,湖南东能集团实际掌控人罗某东与场外配资中介人员龚某威等人共谋,筹集资金操纵迪贝电气(603320,股吧)等8只股票价格,获利达4亿余元。

近期,这一起重大犯罪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宣判。罗某东和龚某威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指控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五年三个月,分别并处罚金3000万元、2000万元。此外,对其他29名被告人分别判刑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5年6个月不等,部分犯罪情节相对较轻并当庭认罚的被告人适用缓刑。

据悉,此次诉讼是全球首例以持仓量交易量标准立案追诉的操纵银行市场案,配资中介首次因明知操纵却提供配资行为被诉讼追责。2020年伊始,这一起重大犯罪的侦破为市场敲响了警钟。

“牛散”罗某东落网

股市神话的泡沫往往在一时绚烂后迅速消失,多名曾经名噪一时的传奇牛散均概莫可免。在这一次的重大操纵市场案中,罪魁祸首即为著名牛散罗某东。

2019年12月31日,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涉及三十余人的操纵证券市场案做出二审裁定。该案共有31名被告人,涉及罪名有7项,是现今来证监会与公安机关密切配合股票配资,联合调查的一起典型案件,也是一起多团伙互相配合、有组织实行的掌控市场重大犯罪。

被告人罗某东,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万元。

就公开身份而言,罗某东最首要的身份为湖南东能集团的执行董事、实际掌控人,其名下关联公司众多,罗某东本人在22家公司担任法人,27家公司担任股东。然而,涉及公司风险信息更多,仅以东能集团为例,其涉及宪法案件32起,执行信息3起。去年8月,东能集团因未能联系而被纳入经营异常名录。

罗某东本人此前在资本行业里声名大噪,主要其与三位一致行动人举牌正虹科技(000702,股吧),在2015年7月A股市场暴跌之时抄底扫货场外配资股票账户,2016年1月跟因短线交易而被湖南证监局采取警示函。在退出监督视野之外,罗某东仍未收手,其非法操纵市场的情形最后让他产生五年六个月的徒刑和高达3000万元的罚款。

据央视财经报导,2017年8月,交易监察部门工作员工发现,新股迪贝电气股价大涨之后三个月累计跌幅逾40%,与同期港股指数相比偏离幅度达到30%,连续触发多项预警。工作人员立即展开排查,发现有400多个活跃账户在此外交易这只股票,其中不少是新开立的账户。大量异常情形引起股价持续变化,由此能判定有人在操纵迪贝电气股价。

发现异常后,上交所及时向证监会稽查部门报告状况。经调查后,一个名为罗某成的银行账户转入了稽查人员的视线,罗某成账户与多个账户高度关联,而与罗某成联系更经常的,则是湖南东能集团法定代表人罗某东。

虽监管部门并未披露两人能否为亲属关系,但在东能集团股权中,罗某东与罗某成分别持股98%、2%,且仍存在任何两家公司股权联系。

据悉,罗某东下面有多名操盘手,控制400多个账户。2017年5月,罗某东将迪贝电气这只能流通市值不大、有热点概念的新股作为“狩猎”的对象,利用资金优势买入后,先利用对倒交易的方法得到更多廉价筹码,当超过一定控盘状态后,再持续利用长期对倒方式,造成交易活跃的陷阱,诱导投资者买入,逐渐降低股票价格。仅利用迪贝电气一只股票,罗某东等人就获利1.87亿元。

配资方首次受刑事追责

操纵市场仍然对资金供给巨大,而罗某东本人都基本是“空手套白狼”,其资金大多来自于坊间配资公司。而在此案中,配资中介因明知操纵却提供配资行为被诉讼追责,这在现今中的掌控市场案中也是首次。

据稽查人员介绍,配资公司为罗某东提供了长期资金,“各个团伙之间互相配合,慢慢产生集团化,在掌控股票的之后有任何的小团伙共同抬庄、共同办理、共同操纵”。

经查,罗某东团伙利用多个民间配资中介共筹借配资10.8亿元资金,并采取频繁对倒成交,盘中拉抬股价,快速封涨停等异常交易方式,操纵迪贝电气、海鸥股份(603269,股吧)、世纪天鸿(300654,股吧)、道森股份(603800,股吧)等8只股票。配资人龚某威则以1:4或1:5的比例为罗某东提供配资,收取高额保证金后,按照罗某东的规定操作手下账户买卖股票。

“简单的形容,罗某东就是坑朋友,我只是被他忽悠,这个市场被他坑的人太多,不止我一个。”龚某威自称,自己也是一家配资公司,为融资人提供经费并缴纳佣金,并不清楚罗某东的违规交易,自己也是协助方。而罗某东则声称就是因为龚某威对自己股票进行平仓,自己才欠下一个多亿的资金,且两人确定约定配合出仓。

被告人龚某威,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万元。

遥想2015年的美股港股,沪深股市一路下跌,两融余额达到两万亿元。彼时,大量配资资金进场,股市杠杆比例不断抬高。2015年6月份,监管部门起初屡次清理场外配资,股灾迅速袭来。A股市场陷入重创,在逆市跌破平仓线之后,配资公司当即强制平仓,无数资金很快化为泡沫。

在去年春节后“开门红”时期,场外配资再次死灰复燃,监管部门因此实行多方措施,为场外配资戴上紧箍咒,更有数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因涉嫌出借款项及支持配资活动,被管理认定为“不合理人选”。

2019年11月,最高法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对场外配资再次定性:不受监管的场外配资业务场外配资股票账户,不仅过度增长了资本行业信用交易的体量,也就会冲击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融资融券作为证券市场的主要信用交易模式和证券经营机构的核心业务之一,依法属于国家特许经营的金融销售,未经依法核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场外配资合同效力也将被认定为无效。

而在此案中,配资公司相关人员明知操纵市场,仍提供配资行为,且进行跟随操作,也被再次以掌控证券市场罪进行诉讼。可以说,无论是在刑事诉讼还是民事诉讼中,未经依法核准的场外配资行为却无法获得法律的认同。

股市“黑嘴”推波助澜

在证监会历年严惩之下,近年来股市“黑嘴”已有收敛。然而,在数年之前,股市黑嘴利用普通投资者的轻信心理,曾让市场产生不小的攻击。而在这次操纵市场案中,同样有股市黑嘴的参与。

在罗某东等人操纵之下,2017年8月初,迪贝电气一度连续暴跌,就是罗某东等人在出货。“跌停是我今天在卖货,在卖了一个多亿之后就卖不出了,记得卖了一个亿,第二天、第三天还在跌停。”

为减少大量抛盘无人接货,罗某东找到推荐股票的中介方,让它们把迪贝电气被斩仓操盘拉升的消息散布让行业,股市“黑嘴”贺某华就此出场。

贺某华犯非法经营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在罗某东等人出货的经历中,贺某华担当了推票“黑嘴”的角色,负责推荐股票,吸引散户买入。“我们相当于是中介方,组织任何公司散布消息”。

为了帮助罗某东出货,贺某华还找到任何公司,把被操纵的股票包装推荐让股民和金融公司,并表示该股票处于增长区间,庄家还会持续下跌,以此诱导散户买入,甚至在其出货抛盘导致股票连续下跌时,让股民进场接盘。

“这个诱惑是巨大的,动辄百万的利润,我们团队都有现成的资源,上下联系就可以赚钱”,本为茶叶商的贺某华正是由于没有经得住诱惑,才参加到违法交易当中。

此前,证监会曾多次组织活动抵制股市黑嘴,多名“著名”黑嘴纷纷落网,遭到执法处罚。而陷入个别黑嘴的愚蠢言论,证监会表示,敬畏法律、恪守法律、依法合规是各种行业主体开展证券市场的几乎底线。任何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破坏行业运行秩序、肆意挑战司法尊严的行为,最终却已然获得应有惩罚,付出沉重损失。

相关阅读

与本文更多相关文章

关键词不能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