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配资网,提供股票配资服务,你身边的配资专家

    关键词不能为空
×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 股票配资 > 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 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

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 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

股票配资
(原标题: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李昆说,许多投资者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但有的没有去仔细算账,“比如10倍杠杆的配资,不到一个跌停就会导致平仓,如果是叠加杠杆的情况,可能稍微有一个‘调头’就会爆仓。

(原标题: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

“不要配资!不要配资!不要配资!”7月5日晚间,李昆在他的家群体、同学群上却发了这种一句话。

A股连续下跌,市场惊呼“牛市”来了,李昆的同事男友也纷纷入市,不少人和他询问如何进行场外配资。作为当时的配资从业者,李昆觉得有必要向亲友们进行风险显示,但他看到没有多少人所谓听信他的话。

配资被更多人了解是在2015年的哪波“牛市”中。人们曾经在回顾那轮行情时看到,其间疯狂的场外配资成为了行业火爆的首要“助燃剂”之一,监管层也因此建立了对场外配资的管理跟清理。

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得知,场外配资近几年实际上并未完全从行业根绝,5~10倍的杠杆配资行为仍然存在。随着本轮上涨行情的到来,各种配资平台的揽客广告最是争相冒头,与日俱增。尤其值得留意的是,有些投资者配资的保证金来自于从银行骗取的信用贷款,无异于成本的双重叠加。

“股民动用配资都是‘借鸡生蛋’的心理,但很多人会忽略其中隐藏的很大危害,搞不好最后就是‘鸡飞蛋打’。”李昆提醒。

15倍杠杆赌运气

“大盘都跌成这样子了,你仍不来配资,怎么着你家里有矿?”这是微博里的一则配资平台揽客信息,类似的广告近日在互联网和移动平台上不断增多。

第一财经记者在博客、微信、百度等平台以“配资”“开户”“股票资金”等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有不少推介配资平台的信息。在推特上,一些最近新开的账号在推出配资信息,有一些10万+粉丝的ID账号也在分发这样的“硬广”——信息中通常对配资平台的推荐比较模糊,但能更了解地留下平台的网址、电话号码等关键信息。

根据指引,记者看到这种平台往往不止一个网址,一般在显眼位置标有“股票收益最高10倍,期货收益最高20倍”“高收益、低风险”“3-10倍杠杆”“一个涨停收益110%”等宣传语。综合各种平台信息来看,配资金额最低可几百元起步,最高配额则能达5000万元,配资比例大约为5~10倍,最高配比可达15倍(即10万元的“保证金”可获得150万元的配资)。这些平台一般还会提出是免息提供资金,但能赚取一定的“手续费”,这种价格通常是按日推算,提取比例大多为所配资金的千分之零点几,也有更高的。

多个平台的客服人员在接受记者咨询时指出,客户在按规定填写相关信息(一般仅身份证信息、银行账户这类几乎信息就能)及收到保证金后,平台几分钟之内就可以领取资金到配发账户,收益资金也会推动在几分钟内至账。这些平台都声称有多年继续运营的经验,且资金实力强大。

2015年7月12日,证监会公布了《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以细化不合规的场外配资行为。第一财经调查得知,尽管这种平台看似是今日才渐渐冒出来,但场外配资业务这些年并未真正根绝,有的改头换面,操作非常隐蔽,直到这轮下跌行情出现,各路平台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冒头。

长沙的明先生在每年下半年就作过一轮场外配资,当时由相熟的同事介绍。“他让我介绍过几只股票,说是跟随做私募的同事一起做,我也挣了一点小钱。后来他问我要不要配资。”明先生从亲戚的“私募朋友”那里以10倍杠杆获得了100万元的配资,“私募”对配资不要利息和手续费,只承诺盈利部分双方五五分成。但不到一周,明先生就被平仓了。

据李昆介绍,这几年不少配资平台都显得非常“软性”了,不像在股市暴跌时一样明目张胆和直截了当。“有些平台平常就是通过荐股、投资观察等方式来聚集人气,有的被包装成私募基金、投资俱乐部等,然后逐步建立配资话题股票杠杆交易翻翻配资真权威,有想要的人能被引流至相应的平台。”有的平台还会在网上开设众多账号,或与这些“大V”合作进行引流。

李昆的配资平台曾经与华中某学院一位知名学者合作。这位老师经常研究理财,对股票走势和个股走向的判断仍然较为精准,有着数字不小的拥趸。在与李昆等人合作后,这位老师一直是如常在网上写写分析文章,线下进行一些投资观察访谈,不同的是能时常借助配资话题。从结果来看,双方合作的成效“相当不错”——李昆的配资平台获得了较为稳定的客流,教授则得到了他“以知识入股”所得的分红。

“一般来说,(配资)都不期望投资者亏钱,只有‘双赢’才是长久之计。”李昆说。

但高杠杆也导致投资过于极为脆弱,有时就成为了赌运气的游戏。

“被平仓后,那只股票涨了。可能是我运气不好,但我不敢再玩配资了。”明先生说。

叠加风险

7月7日和8日这一天,是陈一明的还贷日。

上个月,陈一明从微粒贷借了8万元,同时从信用卡套现了15万元,两笔款项却被他投入去了股票。他用这种资金加上自己原有的逾30万元本金,在银行公司按1:1.5进行了投资。一个月下来,他的存款盈利已经逼近翻倍。

在上海工作的杨先生,也拿走了自己的50万元积蓄,加上几张信用卡共计50万元的限额全部套现出来,前两个月满仓买进医药股和消费股,很短时间内就下降了30%。但考虑到风险非常大股票配资,杨先生趁这波大涨,先退回去了。

类似陈一明和杨先生的故事,在股市行情看好时并不鲜见。而当走势连续下跌,则有更为疯狂的故事出现。

宋用军很早就开通了投资融券账户,也那么喜欢动用融资杠杆,几年下来盈利多过损失。去年下半年,他看到各家银行又在推送信用贷信息,而且多数对功能的管控并没有想象中比较明确,于是开始以征信贷来当存款进行投资股票,“刚起初有点胆战心惊,毕竟是(银行贷款利率与银行投资利率)双重压力,但好在股票表现还不错,刨除利息也是赚了,也就没这么害怕了”。随后,他动用了全家人的账号股票杠杆交易翻翻配资真权威,在多家银行进行了信用贷款,所借经费却用来赚钱的投资本金。

与记者交谈时,宋用军说他正考虑去进行场外配资。他说自己倒不是想到赌高配资带来的高成本,主要是因为“(证券公司的)融资标的或者有限,不太好玩”。

多位受访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又有过动用信用贷作存款进行股票投资的操作,其中还有人用这类贷款成为“保证金”进行了场外配资。这些受访者都认为自己了解其中的成本,但觉得上涨行情还将继续,自己不太可能被爆仓。

“这种叠加杠杆的操作更脆弱了。”李昆说,许多投资者并非不知道其中的成本,但有的没有去认真算账,“比如10倍杠杆的配资,不到一个跌停就会出现平仓,如果是叠加杠杆的状况,可能过于有一个‘调头’就会爆仓。”但常常有人不顾一切投入其中,“一方面是被行情刺激的,另一方面是银行的钱很就会套起来了”。

近年来,由于大数据技术的演进,以及货币环境的差异,银行又在力推各种信用贷款,有的银行仍引入了内部平台。相对于传统的抵押贷款,信用贷的下款流程更为简单,放款也很快,不少机构又推进了“秒批”“秒贷”,真正做到了“随借、随用、随还”。

有银行从业者告诉第一财经,监管部门跟金融机构自身却更加强对信用贷的监测,主要能利用大数据分析贷款申请者的适格性,同时对资金用途还有详细的规定。不过,对于借贷用途的管控在这些状况下形同虚设。“一般就是采取借前告诉、提问的方法,并且将这些告诉与回答视同为坚信行为。但事实上只要资金发放,就很少再会对准确的流向和使用状况进行追踪,更多关注最终的还款情况。”

信用贷款也因此被不少人拿来“过桥”以做他用,转为配资的“保证金”实际上也只有这些“过桥”用途中的一种而已。

宋用军们正是看中了各家银行征信贷的“便捷性”,才动用多个帐户套取了多笔贷款。

“(很多信用贷的)年化利息不少于10%或者10%以上,资金成本其实不高,为什么不用呢?”宋用军笑着说。事实上,有的平台甚至仍发布了30天免息的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套取银行存款用于配资的巨大用户,并非只是寻找配资的股民。李昆就推荐,他了解的几家配资平台都有“有组织套取银行资金,且不仅仅是信用贷款”的状况。

呼吁加强监管

“我只能用3倍左右的配资,不会用10倍(甚至更高的)杠杆。”宋用军试图证明他具备较强的成本管控能力。但在李昆看来,无论几倍的配资都是高风险行为。

作为浸淫配资行业多年的从业者,李昆提示:场外配资的成本大致有两方面,一是本身高杠杆带来的稳仓脆弱性,很多人对此仍然又知道,但真实遭遇时通常能被似乎的高成本冲昏头脑;另一方面是有的配资平台本身就是欺诈平台,会以虚拟盘、卷款等极端手段,侵吞配资股民的资金。

“但从现在的状况看,场外配资不会绝迹。”李昆分析,“人性的懒惰很难抑制,而目前的管控措施存在隐患——配资平台的打击却未能做到干净、到位,更何况套取银行资金很多了——监管难度大。”他觉得,应加强更全面的管控机制,不仅是对平台本身,还包含资金来源与流向的监管。

事实上,监管层这几年都在加强对配资的管控与打击。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明确,将证券市场的征信交易纳入国家统一管理范畴,未经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配资业务。该纪要显示,在诉讼审理过程中,场外配资合同将被认定为无效。

另据外媒报导,今年5月底,监管部门密集展开了一轮打击场外配资的行动,场外配资遭重拳围剿 ,183家黑平台被公布。其中,5月21日,北京证监局发布了辖区证券股票行业“场外配资”事项的风险警示;5月27日,福建、天津、四川等多地证监局公布了一批场外配资机构名单。5月28日,深圳、上海、广东、青岛、厦门、宁夏、云南、贵州、重庆、吉林等多地证监局公示场外配资“黑名单”。今年6月,有超过220家场外配资平台“黑名单”被证监会公布。

监管部门提出,“场外配资”机构不具备经营银行股票业务许可,不能从事投资融券业务。

但促使这一轮上涨行情的到来,各路配资平台又粉墨登场了。

“在网络里打广告拉客的鱼龙混杂,有不少就是欺诈平台,这一块其实不难打击。那些‘低调’的平台,可能很难查处,否则这几年也不可能又经常活得比较好。”李昆说。至于他自己,他说前两年就从平台退出了。在发现有相熟平台的客户配资后跑路出事,“感觉自己只是作了事情如的”。

(文中所有受访者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与本文更多相关文章

  • 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 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

    (原标题:配资疯狂“冲A”:最高杠杆可达15倍,有人连本金都是借的)”李昆说,许多投资者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风险,但有的没有去仔细算账,“比如10倍杠杆的配资,不到一个跌停就会导致平仓,如果是叠加杠杆的情况,可能稍微有一个‘调头’就会爆仓。...

    股票配资
  • [股票为什么能跌]配360翻翻配资真权威

    玉米价格的飞涨招引了很多资金的参加,基金当然也不会错失这样的时机。据美国产品交易办理委员会上星期五的数据,到上星期二,芝加哥产品交易所玉米期货配资期权总持仓抵达222.7万手...

    股票杠杆交易翻翻配资真权威股票配资杠杆
    股票配资
关键词不能为空